云溪在线,云溪新闻网,云溪信息网,云溪信息港,云溪门户网站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云溪新闻网 >

山东高唐网民讲述因议政遭拘押22天经历(组图)

时间:2018-03-16 14:27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www.73.com
山东高唐网民讲述因议政遭拘押22天经历(组图) 网民 议政 被拘


被免职的孙兰雨从1998年开始任高唐副县长,一直升到县委书记一职


山东高唐县

关押时不许跟律师见面,出来后一年不敢上街

当事人称与**方达成不再上告协议,获赔2万元

要求县广播局道歉至今未果 正考虑起诉

一个副科级****,在网上说县委书记“黑”,就被逮捕,以“****罪”羁押22天。不加遮盖的审讯录像,在当地的山东高唐县电视台连续10天播出。

当事人董伟一年来不敢上街,不敢出席朋友聚会,直到今年2月该县委书记被免职。

近日据《****周报》等媒体报道,此事引起有关部门重视,已做出将该县委书记免职的处理决定。

但为什么事件责任人至今没被真正追究?为什么电视台不做更正和道歉?董伟向《青年周末》回忆了在那22天被当地网监大队讯问、拘捕的经过。

律师也向记者证实,当时曾三次要求会见当事人,始终未获批准。

至于被免职的县委书记孙兰雨去向如何,聊城市委组织部表示不方便向媒体透露。

“配合调查”变成22天拘捕

-网**上门要求“配合调查”

董伟从来没想到,自己也会成为近两年来数起“网络****案”中的当事人之一。

47岁的董伟生在高唐,长在高唐。从小学到中学,再到参加工作,他没有离开过高唐——这个只有2万城区人口、位于山东省西北部的小县城。

在邻居和家人眼里,董伟是个说话慢条斯理的本分人。他自己也说,多少年来从没受过任何处分,没任何生活问题。他有一个三口之家,儿子在两年前大学毕业后去外地上班。

几年前,他被高唐县民政局提拔为“地名办”主任,是一名副科级****。具有23年党龄的他,还曾荣获“全省地名工作先进个人”称号。

无论从哪个角度看,这都是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人。他的人生道路是如此平静,以至于2006年最后一天发生的那件事,对董伟来说,一生都将不能忘记。

2006年12月31日下午4点半,离下班还有一小时,马上就要放假,该回家过元旦了。董伟正在民政局3层自己的办公室内,跟一个客人谈事。

这时,门外进来两名**察,说有事找他。来者之一是高唐县刑**中队网监大队的队长刘清广,他问了董伟“平时上不上网”,“家里电话号码是多少?”等问题。

董伟有些惊异。等他回答后,对方说:“你跟我们走一趟吧。有件事需要你配合调查一下。”

“时间长吗?不长的话,我就从局里叫个车。”

“不用了,我们能有本事把你带走,自然也有本事把你送回来。”

两名**察说话的口气并不客气,董伟也不以为意。他想,自己从不在外面乱来,也从不惹事,能有自己什么事呢。最多也就是需要他协助调查什么事吧。

他没料到,这一去就是22天的拘捕之灾。

-本以为最多受****处分

到了高唐县刑**中队后,董伟接受了网监大队长刘清广对他的第一次讯问。

经过提醒,董伟才想起自己10天前在网上发的一个帖子。

12月20日左右,他与老同学聚餐喝酒,一个同学给他推荐了百度贴吧的“高唐吧”,说上面有些帖子很有意思。晚上回家后上网,他第一次浏览了“高唐吧”,并看到其中一个帖子名为“高唐进入全省六强,成为经济领头羊”。

他想,明明是地方财政吃紧,借了很多债,怎么还这样吹牛?自己的“医保卡”里已3个月没按时支付医保费了。于是他跟了一条帖子,就六个字:“孙烂鱼更黑啊” (高唐县委书记名叫孙兰雨)。在另外一个帖子里,他又跟了条:“老百姓居家过日子都要量入为出,没钱还搞什么建设?”

想到这里,董伟赶紧向刘队长承认自己是发过帖子。这时,刘队长手里拿了个打印出来的材料,一边问,一边翻着材料。董伟从旁边看了看,正是从百度贴吧里打印下来的那个帖子,其中有“孙烂鱼更黑啊”那一句。

整个问话过程不长,也就20分钟左右。然后他被命令坐在办公室里等着。直到这时,他还没什么特别的想**,只是觉得自己在网上说县委书记“黑”,大不了会挨个批评,受个处分吧。

天开始黑下来。他听见几拨人进出,似乎是有人又被带进来。很不巧,他的手机没电关机了,不能跟家里联系。不过他心想“到了晚上十一二点,总得让我回去吧”,也没太着急。

-半夜上厕所都有**察跟着

到晚上9点多,一个民**进来,问他要不要买些吃的,可以代他买。听到这话,董伟心里咯噔一下——这不会是说,他今天晚上回不去了吧?董伟终于开始意识到,事情不简单。

晚11点半左右,元旦的钟声就快敲响,民**们把董伟带到了值班室。这时,董伟看到,还有其他两人跟他一起,被关到了一起。那两人他都不认识,但看上去比自己年轻,也就三十来岁。

事后,董伟才知道那两人的身份,一个是高唐县人民医院的主治医师王子峰,另一个是高唐县一中教师扈东臣。后者因为始终拒不承认自己上网发帖,**察认为他态度不老实,当时把他铐在了值班室的一把椅子上。

“我们三个彼此哪敢说话啊,周围三四个民**一直看着呢。”三人都埋头,各自想着心事,也没有心情睡。

值班室有一张床,董伟岁数大,而且有糖尿病,不能熬夜,就歪在床上休息。那名王医生靠在他的脚边,凑合着打个盹儿。而那名扈****,则一直被铐在椅子上整整一夜。半夜时,扈****说右手麻了,要求民**换了一只手继续铐着。

到了下半夜,董伟在床上躺了几个小时,一直睡不稳,就起来上厕所。一名民**一直跟着他。

-被当成刑事嫌犯 在电视上曝光10天

第二天是元旦,董伟对刘队长说,没事就让我们先回去吧。不料对方回答:“等着,等领导的安排。”

元旦这天上午,妻子给董伟送来了糖尿病的**物,但也不知具体发生了什么事。董伟兄弟姐妹四个,其他3人也都在高唐,再加上还有不少亲朋好友,纷纷发动关系去打听。有亲戚的朋友在**局,传来的话是:这事很严重,至少要关进去住几天。

当时,这些外面的情况董伟都不知道,他在元旦这天基本上在刑**大队等待。中午过后,民**给三人按指模,并请专家来进行面部特征查看。董伟感觉更加不妙,他知道这两道手续是给刑事嫌犯才办的手续,莫非自己已经成了刑事****犯?

下午4点多,董伟三人被**车拉出了高唐县刑**大队。

两辆**车上路,到了一个路口一转弯。董伟立刻明白了,他们三人是被送往县看守所。这条路他太熟悉了,以前曾走过多次——他在民政局工作,以往每年建军节等节日,他都会随单位慰问团到这里慰问演出。

这一次重新来到这里,只不过他的身份却变成了在押嫌犯。到了看守所,在一张表上签字时,董伟看到身旁有****的人,但当时根本没去多注意。

“太突然了,脑子一下懵了,什么也顾不上想了。”董伟至今向记者回忆起当时的情形,还唏嘘不已。

一周后,他在看守所的“号里”看电视,在高唐电视台的新闻节目里看到了自己。镜头中的他戴着****,正在看守所画押签字,身后一左一右两个民**,完全就是一副罪犯的样子。

“唉!打击太大了。”董伟说自己活了大半辈子,还从没想过会以这种身份出现在电视上。

****机当时离他的脸只有一米远,后来出现在电视录像中的他,脸部没有任何遮盖,完全就是一个清楚的特写。同时出现在镜头中的,还有医生和****两个人。他们比董伟还多了一段在刑**大队接受讯问的镜头。

这段录像从元月5日开始在高唐电视台播出,整整播了10天,分别在新闻和****时间这两个节目中隔天交叉播出。

“第一次看高唐电视台的录像,别的都没记住,就记住上面说破获了一个重大网络刑事****团伙。”

-不允许跟律师见面

本来董伟被关押,家里人开始还想瞒着他七十岁的老母亲。但这段录像在电视台连续播出后,家里人知道瞒是瞒不住了。看到自己的三儿子以这副样子出现在电视里,本来就有心脏病的老母亲一下子瘫倒在沙发上。

老母亲缓过来后,让人给董伟送去一张狗皮褥子。看守所里是水泥炕,每人只给发一床薄薄的被褥,正值一月份,是一年中最冷的时候,一晚上睡下来,简直冻得受不住。

进入看守所后,董伟还接受了两次**方的讯问。内容跟第一次大同小异,“就是为了让你承认更严重的错误。”

网监大队长质问董伟:“为什么要****孙书记?你知道这样做的后果吗?”董伟回答说自己不知道。

“帖子发到网上,别说高唐和聊城,整个山东都能看到,全中国、全世界都看到了。你知道吗?!”网监大队长教训他说。

董伟回忆起这事,至今语气中还带着些愤怒:就算他是县委书记,本身做得有问题,我为什么不能说?

到1月21日,董伟三人在看守所里已经待了整整20天。在看守所的三人,以及他们的家人亲戚,都不知这事何时能有个了结,重获自由看上去已有些遥遥无期,形势却似乎变得越来越坏。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栏目列表
推荐内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