云溪在线,云溪新闻网,云溪信息网,云溪信息港,云溪门户网站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云溪历史 >

云南施甸40冢老兵墓 仍待后人来寻亲

时间:2018-03-15 17:38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www.73.com
云南施甸40冢老兵墓 仍待后人来寻亲

云南网讯 73年前,年仅30岁的刘堃然牺牲在了滇西**战大反攻前夕的一次战斗中。战友们将他背回到驻地施甸太平的一丘田,安葬在怒江东岸的一个小山头上。每逢清明,只有当地村民前来扫墓。而他的亲人,还在四处寻找他的下落。直到今年6月2日,在当地村民和志愿者的多方努力下,找到了他的亲人。刘堃然81岁的女儿刘贞兰,从3500多公里外的山东蒙阴赶来施甸祭父。

研究滇西**战历史的施甸学者近20年来调查走访发现,像刘堃然一样的老兵墓还有40余冢,这些墓伫立在怒江东岸已70多年,仍在孤寂地等待后人前来寻亲。

钱家三代人70多年坚守老兵墓

施甸当地学者发帖

为阵亡老兵寻亲

就在刘堃然魂归故里之时,一则为川籍阵亡老兵简少良寻亲的信息也引起了关注。

发布该信息的是长期研究滇西**战文化的学者苏泽锦。她是施甸县本地人,从小听着滇西**战故事长大,她祖父的两个弟弟也参加了滇西**战。战后,一些远征军老兵和她成了邻居。她进入万兴乡文化站工作后,便开始奔走滇西各地,收集这段历史资料,2008年出版《龙潞**日游击队》和《永不磨灭的记忆》,撰写200多万字的走访手记。

这次她发布的简少良信息,来自墓碑记录:简少良,男,原籍四川省成都东水井街,生于乙卯年,殁于葵未年八月二十日,享年二十九岁。陆军第71军87师260团1营3连上士排副。碑文上书有“滅平三岛慰英灵:曹世杨、张文祥、魏高魁、曹西庆、张怀德敬修”字样。

苏泽锦介绍,简少良的墓地位于施甸县太平镇乌木村,当地百姓为了保护墓地,曾加固过墓碑。“从碑文中我们可以感受到,当年简少良牺牲后,将他安葬的几位战友在悲痛之余还立下了要滅平岛国的志愿,彰显了远征军将士誓歼日寇的不屈吼声。”

6月7日,苏泽锦又发布了另一条为老兵唐明喜寻亲的信息。据苏泽锦介绍,河南籍老兵唐明喜是第71军87师261团1营营长钱耀宗的勤务兵,在攻打松山的一次战斗中身负重伤,被送回施甸野战医院救治。1945年初,滇西**战全面胜利,钱营长在施甸安了家,把久治不愈的唐明喜接到家中医治。后来唐明喜因伤势过重离世,钱营长一家买来棺木,把他安葬在小娃坟。多年来,钱家后人一直照看着这座坟墓,每到清明节,都会像供奉自家先人一样给他上坟。如今,第三代钱家人仍在坚持为这位老兵守墓。

苏泽锦和钱家人一起祭奠唐明喜

已知40余冢老兵墓

大多没有碑文

“作为滇西**战大反攻战役的前方,施甸境内掩埋了大批阵亡远征军将士,但由于年代久远,很多老兵坟茔已和当地的山坡化为一体,目前,通过努力仅找到了40余冢。其中,像简少良一样有详细碑文的仅有10余冢,其余20余冢都是无名墓。”苏泽锦说。

1942年5月,日军进占滇西,中国远征军20多万大军驰援滇西,战斗持续两年多。当时由于战况紧急,条件有限,只有部分阵亡将士的墓碑上刻下了名字。仅在当年后方医院最集中的由旺,就有1000多名伤重官兵牺牲,被安葬在由旺“文笔塔”以西的山坡上。70多年之后,现在墓冢难辨,只有部分遗迹。

苏泽锦说,已发现的40余冢老兵墓,在太平乌木村有18冢,是目前发现最集中、最多的地方。

苏泽锦介绍,简少良的墓地就在乌木村草烟田的一个陡坡上,墓门正对松山。其他17冢无名墓围绕着简少良的墓地,散布在乌木村和五里洼四周。这些墓地的主人大多于1943年至1944年间进行安葬。

“至今,村子里每一位老人都讲得出那段经历。遗憾的是,除了简少良之外,其他官兵的名字没有人知道。”苏泽锦介绍,当地人都叫他们一个统称的名字——远征军老兵坟。“老人们都这样告诉我:老兵坟,在乌木村多呢,多呢,哪家也不乱破坏,逢年过节我们还给他们烧纸钱呢。”

“这些无名墓,既不知道他们的姓名和年龄,也不知道他们的部队番号,但根据史料记载,这些阵亡老兵大都属于陆军71军87师的260和261团。”苏泽锦说。

其实多年来,苏泽锦一直在努力为简少良、唐明喜寻找后人,已经找了快20年。“这两位老兵的籍贯、部队番号等信息相对完整,这么多年一直没找到,我分析是因为之前发布信息的渠道太少,现在我打算动员大家一起找。”苏泽锦说,除了简少良和唐明喜以外,信息相对完整的还有向辉、杨薪等老兵,他们埋在施甸已经70多年,如果再不抓紧,这些老兵就有可能永远孤独地守在怒江东岸上了。

为阵亡**战老兵寻亲,请继续关注本报报道。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栏目列表
推荐内容